用户名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公安文化>>警营随笔警营随笔
你别样的淳朴让我无法忘怀?
发布时间:2015-09-08 浏览数:19090

你别样的淳朴让我无法忘怀

初秋的上午,阳光暖暖的,带着些许温柔的风,轻轻吹动着树枝。天空湛蓝,浮动的白云悠然飘过,慢慢的,飘向远方天空的尽头。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以前我经常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默默欣赏着窗外大山的景色,觉得很美。但是今天我总觉的少了点什么,心里空空的。  

我的思绪回到了三年前刚来宝山的时候,每当逢圩日上午有一位老人来到中队办证大厅面对墙壁自言自语,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然后默默的离开。他从不惊扰别人,忘我的诉说,是那样的执着和忘情。起初中队民警以为老人精神有问题,怕影响办公秩序,几次想劝离他,但都被我制止了。我也曾几次上前去聆听他的自语,却总也听不懂,隐隐约约觉得他是在怀念过去,或许他心中有委屈,心中有不平。直到有一天,我把他叫到办公室,我细细地打量这位老人,70多岁的样子,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小小的眼睛有点浑浊,他的手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过来了,胸前挎了一个布袋子。与他交谈,他不善言语,我只是知道他是宝山大山里一位农民,每隔一天会步行来回几十里到圩镇喝点小酒。我那时候心里想这老人家走几十里山路就为了喝酒,顿时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随后,我劝他不要在中队大厅自言自语,叫他在我办公室后面的屋檐下去诉说。从此以后每当逢圩日的上午他就在我办公室后面的屋檐下对着墙壁诉说着过去,时而高声大叫,时而低声而泣。我每天坐在办公室也习惯了,我做我的事,他说他的话,从来不当回事。  

几个月前的一天上午,老人依旧在我办公室后面的屋檐下自言自语,外面太阳火辣辣的,我在办公室开着空调。我突然想起老人在外面一定很热,于是我拿了一瓶矿泉水来到老人跟前,我递给他,他笑了笑,摆摆手,没有接。他来到中队水池边,打开水龙头喝了几大口水,然后背着那布袋子走了。走的时候,回头对我笑了笑,很是腼腆的样子。从此以后,我再也没看见他过来了。直到前一段时间,我和村民闲聊时问起了老人,纳闷老人怎么没来了。村民告诉我,老人已经永远的走了。走的时候,告诉儿女他在上世纪60年代欠了赣州一个大医院的医药费25元,要求儿女按月息5厘的利息计息一并600余元邮寄给医院,儿女按他的遗愿照办了。听到这些,我一言不发,默默独自的走开了,顿时感觉到了我是那么的渺小,老人是那么的高大。至今我不知道老人的名字,而我也觉得已经没必要知道了。  

    窗外,突然一群鸟儿划过长空,留下一串串鸣叫,把我的思绪带回来了。我抬头仰望,窗外的大山依旧翠绿、淳朴,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而他那别样的淳朴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